民政所所长从贫困户身上薅羊毛 一票领导被追责

  原标题:对失职失责的党委纪委“双问责”,让扶贫政策真正落实到你家

  中央替全国数千万贫困人口制定的扶贫政策,最终要落实下去,还得靠千百万“神经末梢”——基层党组织和党员干部发挥作用。

  然而现实中,一些基层党组织政治功能弱化,党委、纪委不担当、不作为。有些党组织负责人对辖区内的扶贫工作不上心、不作为,导致国家扶贫政策变味走样;有的监管部门把关不严,层层审核形式大于实质,让别有用心的干部轻易钻空子;有些党委书记、纪委书记对党员干部疏于管理监督,下面人横行乡里,上头还一无所知……如今,随着对扶贫工作失职失责的党委纪委开展“双问责”,基层一些奉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党委、纪委开始尝到了被“打板子”的滋味——

  民政所所长从贫困户身上“薅羊毛”,一票领导干部被追责

  “我帮了大家的忙,给你们争取了国家救助资金,我收点辛苦费是应该的,我家里有喜事你也该来看看。总不会因为这事举报我吧!”   

  徐丽,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灰古镇民政所原所长,从2010年就开始向困难群众收受好处——在为村民沈某某办理低保时索要6000余元;为村民朱某某孙子办理孤儿证时,索要2000元现金……尝到甜头的徐丽一发不可收拾,开始把为民办证当作印钞机,对符合低保条件的,吃拿卡要,不请吃不给办;对不符合低保条件的,明知不符合,在收到好处费的情况下,也违规给予办理。

  2013年9月其女结婚、2015年3月其女生子,收惯了钱的徐丽没有放过“机会”,打电话给其经手办理的低保户、五保户的服务对象参加宴席。因为审核还需要她照顾,谁敢不来?

民政所所长从贫困户身上薅羊毛 一票领导被追责

  2016年7月19日,埇桥区纪委接到群众举报,反映徐丽吃拿卡要的问题,区纪委迅速调查。随着调查的深入,徐丽的违纪问题逐步浮出水面——虚报灰古敬老院工作人员名单,贪污3.4万元,利用女儿结婚、生子等家庭事宜,收受辖区内40名低保、五保户的礼金2.4万元,违规为132人办理证照收受贿赂51.49万元。2016年8月5日埇桥区纪委给予徐丽开除党籍处分,其涉嫌违法问题线索移交司法机关。

  2016年11月,因落实主体责任不力,灰古镇党委书记、区民政局党组书记被区纪委给予党内警告处分;因落实监督责任不力,灰古镇纪委书记被给予党内警告处分,区民政局纪检组长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区民政局相关业务科室负责人因监管不力也受到了党内警告处分。

  事后,灰古镇党委书记胡长斌很后悔:“没想到纪委问责这么严,我们制度建是建了,会也开了,廉政责任书也签了,但是监督不够,确实存在落实主体责任不力的问题,这次问责当头一棒,值得警醒……” 

  村干部一路“雁过拔毛”,监管部门“一路绿灯”,一案双查!

  2016年5月,一封举报信引起了成都市青白江区委和区纪委的重视:“清泉镇红岩村每年从上级单位拨款几十万的扶贫专项款不知道去了哪里……”

  青白江区纪委立即成立调查组,组织业务精干人员进行调查取证。在翻阅大量账目资料、走访大量村民后,时任村党支部书记黄孝明、村委会文书邱治俊等人套取扶贫专项资金用于其他村务工作,以及黄孝明个人各项日常开支的违纪问题浮出了水面——

  清泉镇红岩村是成都市的相对贫困村。受对口扶贫单位工作委托,由该村民委员会实施李子苗圃基地、冬枣基地园建设,并作为该村的产业发展帮扶项目。之后,村委会与明峻种植合作社签订合作协议,将以上项目交由明峻合作社具体实施。

  看着数百万的产业项目扶贫资金陆续划拨到账,时任村党支部书记、明峻合作社法人代表黄孝明对着账目动起了歪脑筋。

  2013年10月,黄孝明召集村委会主任廖继洪、村委会文书邱治俊在村部办公室商量,“如果扶贫结束后,我们村上的扶贫项目如果收益不好,不能继续维持基地日常各项开支,资金出现断链了该怎么办?我看我们不如从扶贫项目资金中多套一些钱出来,一来可以等扶贫结束解决项目基地的后续资金问题,二来可以用作村上日常的开支,你们觉得怎么样?”

  廖、邱二人默认了黄孝明的提议。

  就这样,黄孝明决定采用虚列扶贫产业开支的方法来套取产业项目扶贫资金。在他的精心“策划安排”下,邱治俊很快制作出了一套用于套取扶贫专项资金的虚假资料,成功从扶贫专项款中拿到了第一笔资金。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