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上海虹桥与北京南站的“爱恨双城记

  原标题:双城记:上海虹桥与北京南的爱与恨

  睡前聊一会儿,梦中有世界。大家好,我是党报评论君。这两天,一篇名为《为什么说北京南站不如上海虹桥站?》的爆款文章刷了屏。常在京沪走,评论君对北京南站和上海虹桥站都不陌生。应该说,尽管这篇文章一些表述偏主观,不少举例偏极端,但它确实提出了一个让很多人有话想说的真问题:同样两个特等高铁站,为何面貌大不同?

人民日报:上海虹桥与北京南站的“爱恨双城记

  不妨,先为北京南站说句公道话。北京南站是中国第一座高铁车站,也是老南站基础上改造的站,2008年投入运营时,上海虹桥站刚刚开建。所以,北京南是无先例可考,虹桥站是有依据可循。或许正因如此,无论股道数还是地铁列车接驳,北京南站都存在改进空间。比如,大家吐槽的北京南站列车地铁换乘拥堵,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它没有虹桥地铁站与虹桥高铁站之间的宽敞接驳空间,同时,因为进出站口偏少、换乘不在同一平面,耽误了不少时间。

  然而,看到“硬件”不足,更应看到“软件”欠缺。上海虹桥站的日均客流量比北京南站大,却显得更为“轻松”,为何?主要还是赢在了管理。在上海虹桥交通枢纽打车,直观的感受是:几车一组、齐头并进、效率颇高,地面管理者高效掌握着调度节奏;而正如网友所言,北京南站“安检口少,有时要30分钟,挤到窒息”“打个出租车,花了一个多小时”,这已经不仅仅是通勤效率问题,这意味安检、等待过程本身在增加危险系数。

人民日报:上海虹桥与北京南站的“爱恨双城记

  解开这样的结,要能听到“抱怨”,更要听进“抱怨”。你想,人们为350公里时速的复兴号喝彩,中国速度真牛,好不容易提上去的速度如果在站内损失了,那岂不是太可惜?

  不禁想起东京羽田机场。一位名叫新津春子的中国后裔,因为一丝不苟的清洁本领,让羽田机场成了世界上最干净的机场。细致到什么程度呢?比如新津春子认为,机场洗手间的吹风干手机,用后会产生细菌和异味,元凶是里面1厘米宽的排水沟。清理干净,才没有隐患。

人民日报:上海虹桥与北京南站的“爱恨双城记

  这样的服务者当然是“国宝”,但是要催生这样的服务意识,离不开人性化的管理体系,而要管理者提升标准体系,归根到底需要对职业的高度认同、对乘客发自心底的尊重。我们相信,如果连“排水沟里的灰尘”都能看到、愿处理,其他显而易见的问题,就不可能久拖不决。很多事情,看起来在细节与末梢,本质是在源头的管理。

  从另一个方面说,车站是缩小的城市,城市是放大的车站。对于外来者,落脚第一站总是交通枢纽,这是城市递出的第一张名片,要经得起回眸。提升城市的软实力,不妨从让交通枢纽更舒心开始。城市治理水平,或许没有一个绝对标准,但总要有一个被感知的方向,需要更多改进成果。从这个角度看,眼睛看到了问题,就是发现了治理提升的台阶;解决一个个问题,我们的城市治理,才能更好地跟上城市发展的步伐。

  前段时间,作家韩寒在微博上为上海延安路一条公交车道的不合理设置较真,作家郑渊洁则在为北京街头一条被机动车占用的自行车道鸣不平。这么说来,无论京沪,城市治理的绣花功夫,还都要继续做足。这正是:城市治理无止境,通情达理路才通。大家晚安!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