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黄山市长回应复名徽州:地名不会弱化徽州文

  原标题:黄山市长首度回应“复名徽州”:改不改名,徽文化都会被传承

  澎湃新闻记者 程真 李闻莺

  近年来,有关安徽省黄山市复名徽州市的呼声备受社会各界关注。就这一话题,全国人大代表、黄山市市长孔晓宏日前向澎湃新闻()作出回应。

  孔晓宏认为,徽州也好,黄山也好,反映的都是这个地区的文化标识。改与不改,徽州文化都能得到传承,因为“徽州文化体系非常强大,不会被遗忘”。

  孔晓宏还指出,地名更改有一套严格的程序,“作为地方政府,我们不好去打这个‘口水仗’,没什么意义。”

  这是在任黄山市长首度就徽州复名一事对媒体作出回应。

  虽然孔晓宏认为黄山地名不会弱化徽州文化,但也有来自安徽的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持不同观点。

  籍贯为安徽祁门的全国政协委员、安徽省高院副院长汪利民向澎湃新闻表示,徽州更名黄山已有30年,现在黄山的不少年轻人都已经渐渐忘了徽州这个名字。随着时间的流逝,徽州复名的紧迫性与日俱增。从文化传承的角度,汪利民认为徽州应该尽快复名。

  籍贯是安徽歙县的全国人大代表、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歙砚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王祖伟也向澎湃新闻表示,从文化情怀上,他还是对徽州有感情,比较认同徽州复名。

  复名根源

  黄山复名徽州一事的根源在于1980年代后期的行政区划调整。

  徽州于宋徽宗宣和三年(1121年)建置,下辖歙县、休宁、婺源、绩溪、祁门、黟县6县。从此直到清宣统三年(1911年)的790年间,作为州府名,徽州这一名称一直没有变更。

  1949年5月婺源解放,先后划属浮梁专区、乐平专区。1952年后,婺源由江西上饶管辖至今。

  1987年11月,国务院下发《关于安徽省调整徽州地区行政区划的批复》,撤销徽州地区,设立地级黄山市,原属徽州的绩溪县划属宣城地区。1988年4月,地级黄山市正式成立,辖屯溪、黄山、徽州三区和歙县、休宁、祁门、黟县四县。

  这一行政区划的重大调整,主要着眼于开发黄山旅游资源,“把黄山的牌子打出去”。

  比如,安徽省政府在《转发国务院关于安徽省调整徽州地区行政区划的批复》中就指出,“这一决定,对于更好地保护、开发和利用黄山风景资源,进一步发展以黄山为中心、以皖南为重点的旅游事业,带动皖南经济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虽然调整徽州地区行政区划的出发点是开发黄山旅游资源,但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对历史文化资源价值的认识不断深化。30年来,社会各界特别是各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新闻文化界人士,对于恢复徽州旧称的呼声络绎不绝。

  在为黄山复名徽州奔走呼吁的众多人士中,人民日报原高级编辑李辉颇具代表性。

  1998年4月,李辉即在《人民日报》“大地周刊”发表了《可惜从此无徽州》一文。

  2016年,借着全国第二次地名普查的契机,李辉再一次撰文呼吁恢复徽州地名,在《人民日报》撰写评论《地名是我们回家的路》。

  李辉写道,一个历史悠久的地名,早就成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存在于史书、碑刻、文学经典之中。如果轻率地将之更名,多少文化信息会被消解。

  两会呼声

  和以李辉为代表的新闻文化界人士一样,关注徽州历史文化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多年来也屡次通过各级两会平台,表达他们祈盼徽州复名的心声。

  这些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与徽州一般都有某些方面的渊源。他们或为徽州籍,或为研究徽州历史文化的专家学者。

  早在2006年3月,婺源籍的第八、九、十届全国政协委员、民盟中央法制委员会原主任黄景钧,就向全国政协十届四次会议提交了《关于恢复徽州一府六县建制、成立徽州地级市的建议》。

  建议称,徽州行政区划的变更,给当地各项事业的发展带来不利影响。婺源和绩溪从徽州划出,使得徽文化失去了厚重的思想根基。因着眼于发展黄山旅游而将徽州更名为黄山的做法,也有损于徽州这一享誉海内外的地域品牌。

  黄景钧建议,恢复徽州一府六县建制,整合黄山市和婺源县、绩溪县,组建徽州地级市,市政府设在屯溪。他认为,此举的积极作用和意义,体现在整合并优化配置徽州旅游资源、促进徽州文化的保护和弘扬、更好地尊重徽州当地人民的意愿、增强民族认同感、弘扬诚信和谐的社会理念等五个方面。

  离开故土的黄景钧尚且如此关心徽州,留在当地的代表委员自然也不会“袖手旁观”。

  2017年1月,民盟安徽省委以民主党派界别团体的名义,向安徽省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提交了《关于徽州复名及绩溪划归徽州的建议》。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