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黄山市长回应复名徽州:地名不会弱化徽州文

  建议的核心内容是:将绩溪县划回黄山市;将黄山市更名为徽州市,辖三区五县和黄山风景区。建议的具体执笔人为:十一届安徽省政协委员、黄山市政协时任副主席张俊杰,十一届、十二届安徽省政协委员、绩溪县副县长柯宁宁。

  距离民盟安徽省委向安徽省政协提交徽州复名的建议不到两个月,2017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民盟安徽省委时任副主委钱念孙,又向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提交了《关于黄山恢复徽州地名的建议》。

  钱念孙在建议中指出,徽州改名黄山,负面影响起码有三点:不利于历史文化的有序传承和家乡情怀的维系;“黄山”地名重复过多,给旅游者和文史资料记载都带来诸多不便和麻烦;不利于徽州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的工作推进和整体实施。

  为解决这些问题,钱念孙认为,徽州复名及相关区划调整,实行比不实行好,早实行比晚实行好。他还在建议中提出了徽州复名及相关区划调整的三种备选方案:一是在现有黄山市范围基础上,绩溪和婺源回归,建立徽州市;二是绩溪回归,黄山市更名徽州市;三是现有行政区划不变,仅把黄山市复名为徽州市。

  程序悖论

  针对社会各界对徽州复名一事持续不断的讨论,包括黄山市、安徽省及民政部在内的官方,也曾通过各种渠道作出回应。

  2004年,安徽省绩溪县人民法院退休法官章亚光,在《合肥学院学报》上发表了题为《徽州更名黄山和绩溪划出徽州的法律透视》(以下简称“《法律透视》”)的文章。

  据章亚光在文中回顾,民政部和安徽省曾于1990年8月、1993年5月和1998年7月分别对两会代表委员的提案、议案予以答复,称安徽省政府赞成将绩溪县从宣城地区划回黄山市管辖,拟将黄山市更名为徽州市;又称县以上行政区划的变更,应按照“国发[1985]8号”文件(即《关于行政区划管理的规定》)办理;继称至今未见绩溪县政府及有关地、市提出这个问题的请示,所以省政府无法向国务院申报。

  2006年5月,按照委员提案办理程序,民政部也对前述黄景钧的建议作出了答复。

  民政部答复称,整合黄山市和绩溪县、婺源县,组建地级徽州市的行政区划调整,既涉及到现行黄山市行政区划体制的改变,又涉及地级宣城市和江西省行政区划的变动;既有历史渊源联系,又涉及现实利益格局的调整,牵涉面较大,情况比较复杂,需要进行科学的研究和论证,广泛征询民意。待时机成熟时,可以按照《国务院关于行政区划管理的规定》(国发1985年8号),由安徽省、江西省政府按程序上报审批。

  另据钱念孙向澎湃新闻透露,对于他2017年3月向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提出的徽州复名建议,民政部在2017年9月也作出了答复。答复内容和对黄景钧建议的答复大致相同。

  而民盟安徽省委2017年1月向安徽省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所提徽州复名的提案,安徽省政协提案委员会认为复名徽州一事不是省级层面能解决的问题,因而未能获得立案。

  从章亚光《法律透视》一文披露的内容可以看出,最迟在1990年8月,也就是在黄山市成立两年多后,就有各级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对黄山市区划一事提出建议,但近30年来并无进展。

  从《法律透视》一文还可以看出,黄山市区划调整一事之所以没有进展,其根源在于涉及的市县(区)两级政府没有调整的意愿和动力,也没有就这一问题向上级政府提出过请示。

  根据《关于行政区划管理的规定》,行政区划的调整必须由涉及的县市区政府向上逐级申报。因此单从程序上来讲,只要基层政府不向上申报,区划调整的程序就启动不了。

  官方口径

  从地方政府的公开表态看,目前徽州复名一事所涉及的各县市区,并没有推动此事的足够意愿和动力。

  澎湃新闻注意到,仅从公开报道来看,绩溪、婺源两县官方从未就徽州复名一事公开表态。截至目前,仅黄山市民政局对这一问题作出过公开回应。

  2016年7月3日,有网友专门就黄山市政府对于“复名徽州”一事的态度,在黄山市政府官网上进行了咨询。

  一天后,黄山市民政局即做了详细答复,强调“黄山市当前的主要矛盾是发展不够、发展不优,当务之急是加快发展。”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