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星家属:BOSS直聘一直未露面 未给任何赔偿

  原标题:李文星离世105天:伤痛、争执和未解之谜

李文星家属:BOSS直聘一直未露面 未给任何赔偿

△ 山东德州仁德庄村,李某星的坟地

  10月26日,山东德州仁德庄村,村中草木泛黄,大风呼呼吹,李文月沿着老家的东南方向走上一里多凹凸不平的土路,就能看到双胞胎哥哥李某星的坟地。

  “李某星”这三个字曾一度引发社会关注。7月14日,李某星的尸体在天津静海区一处水坑里被发现:乌黑、腐胀,口鼻有淤泥、杂草,眼角布满血丝。天津警方通报称,李某星随身携带传销笔记,极有可能误入了传销组织。

  再往前的5月份,东北大学毕业生李某星在BOSS直聘上不断刷着招聘信息。这个23岁的男生想换一份薪水更高的工作,从而尽快接下家庭的重担,过上体面的生活。一家冒名的公司邀请他前往天津项目组,而后李某星被引入“死亡之路”。

  按照村里的说法,在外冤死的人不能进祖坟,也不能立碑。5天前的“烧百日”留下一滩黑色印记,几个花圈散落在李某星的坟头,一棵细弱的玉米立在旁边。周围尽是撂了荒的田地,寂寂无人。

  关于李某星的死因,目前已有初步调查结果。天津静海警方于10月18日向李某星家属通报称,传销团伙为躲避警方打击,遣散部分人员,李某星在被送往火车站的途中溺亡。警方判定其为意外落水后溺水死亡,未予刑事立案。但这样的结果,让家人始终无法相信。

李文星家属:BOSS直聘一直未露面 未给任何赔偿

△ 李某星毕业照

  大星小月

  上完坟回到家里,李文月眼着还含着泪,而父亲李方从不去给儿子上坟。这个56岁的中年男子背部微驼,个头不高,身材瘦削,“怕去了就瘫下,回不来了。”

  不去那个地方,似乎可以让他维持曾经的记忆——儿子还在京津上班呢,过年就能回家了。

  23年前,正月初九。独生子女政策下,一对龙凤胎的到来,让迟迟没添丁的李家人喜笑颜开。李方清晰记得,那天晚上9点多,他的一双儿女生降生,一共重八斤,儿子四斤三两,女儿三斤七两。两个孩子出生,只差了10分多钟。

  儿子生下来没有呼吸,女儿生下来没有体温。李家人慌了,请求当医生的孩子大娘死马当活马医。大娘抓着娃娃脚丫,倒立过来打屁股,两个孩子终于哭出声了。

  谢天谢地——抬头看窗外,天上挂着星星和月亮,就叫“大星、小月吧”,加上“文”字辈,李方给孩子起了名。

  长大后,李某星乖,懂事,爱学习。文月性格相反,学习不好,贪玩,身边人经常拿两个人做对比:哥哥都能算出来老师留的作业要多长时间做完,妹妹经常找理由不写作业。李文月和哥哥一起捡易拉罐买零食,去地里挖荠菜卖掉换两毛钱汽水。有时钱不多,哥哥就不给自己买了,只是呲牙笑着问妹妹味道怎么样。

  后来,李某星考上重点大学,参加工作,文月则在本地嫁人,当了母亲。

  这个家的安静日子,在今年7月15日被打破。

  这天下午,在工厂上了一晚上夜班的李文月正在补觉,突然接到母亲刘青的电话。母亲告诉他,天津警方从一具男尸身上搜到哥哥的身份证,可能出事了。

  “电信诈骗你不要信,要么就是我哥身份证被别人捡了。”李文月笃定,肯定是没有的事,搞错了。

  她抓了一件衣服就跑下楼,等丈夫一起去静海分局城关派出所要个答案。

  “文月,下雨凳子湿呢。”路过的同事提醒她。李文月浑然不觉。

  “我哥身份证怎么在他身上呢,这怎么能是我哥哥呢?”她回答对方,又似乎在自说自话。

  经DNA鉴定无误后,白发人送黑发人,遭受丧子之痛的父母亲迅速苍老。

  母亲刘青觉得儿子死得冤屈,她整天地待在孩子生前住的房间,不愿出来;丈夫则相反,一步也不愿意踏进那个房间,他怕睹物思人。

  李某星房间正中的一个木柜子里,放置着他的宝贝:小学时的作文选、高中密密麻麻的英语笔记和各种课外书,很多书籍扉页已经泛黄,页脚翘起。

  李某星的口头禅是,“你走吧,我来。”此前的23年,有哥哥的庇护,李文月无忧无虑。现在,如何接受哥哥的离开,如何照顾好小女儿和两位老人,她手足无措。

  每天把2岁的女儿哄睡后,李文月就坐在床上悄悄哭。但在白天,她在父母和外人面前展现出的却是平静。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