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反贪局只有2个人 接连侦破村官骗补窝案

  原标题:大豆补贴被贪 原来是个窝案

这个反贪局只有2个人 接连侦破村官骗补窝案

研究案情

  逊克县是黑龙江省有名的大豆之乡,国家为鼓励农民种植大豆,向大豆种植农户提供目标价格补贴。2016年9月,逊克县检察院接到新河村群众举报,反映未享受到国家给予大豆目标价格补贴,称补贴可能被村主任刘铁柱和会计侵吞挪用。

  暗度陈仓

  套取大豆补贴款35万

  接到举报,连局长汲万勤在内只有两人的逊克县检察院反贪局立刻全力投入初查。通过查阅相关大豆补贴文件,他俩得知国家给予大豆目标价格补贴款必须通过粮食补贴“一卡通”将补贴资金兑付给补贴对象。为获得这些补贴对象数据,同时为隐藏侦查方向,防止走漏风声,他俩以省市院预防部门要求建立职务犯罪数据库为由,调取了全县财政局发放大豆目标价格补贴款的明细表。

  通过查询银行明细,进行有效分析,他们认为补贴款进到账户后立即全部取出的账户,应视为可疑账户,可能存在违法套取补贴的行为。经筛选,获得了新河村刘铁柱、刘欢迎、刘开华三人领取大豆补贴款的银行卡号。调取银行交易记录发现,刘欢迎、刘开华两人的大豆补贴款均为一名叫杨艳微的人领取,同时发现一个叫张贵香的和一个叫葛中军的大豆补贴款均为刘铁柱领取,于是杨艳微、张贵香、葛中军等人进入汲万勤视线。

  为详细了解新河村村民的关系网和基本情况,汲万勤再次与举报人取得了联系,得知杨艳微系被调查人刘铁柱之妻;张贵香虽落户该村,但并不在该村居住,且在村里根本没有土地。而葛中军系刘铁柱姥爷,早在2014年就去世了。同时,举报人又提到刘铁柱上报的大豆种植面积表格中,还有四人非新河村村民。这些情况引起汲万勤的注意,他决定对新河村上报的大豆种植面积的人员及补贴情况进行全方位核查。通过核实,他发现情况果真如举报人所说,而且这些人的大豆补贴款均进入了刘铁柱手中,被套取的补贴款达到35万元之多。村主任刘铁柱、会计杨中会、杨艳微均有重大贪污嫌疑。

  正当汲万勤准备正面接触刘铁柱展开调查时,刘铁柱和村书记王猛却不请自来,一起来到检察院,承认了曾经套取7万元大豆补贴款,但解释这些套取的补贴款全部用于村里修路建设。汲万勤一眼识破对方伎俩,知道两人已订好攻守同盟来应对检察机关调查。

  见嫌疑人已被惊动,汲万勤决定事不宜迟,果断传唤,进行突破。考虑到涉案人员多,逊克县检察院侦查力量有限,在上报黑河市检察院后,市院派出一名副局长带队的办案组火速驰援逊克县检察院破案。2017年2月的一天,办案组分成四组,将刘铁柱、杨中会、杨艳微、王猛四人分别控制,几乎同时传唤到案,进行审讯。

  各个击破

  8人虚报大豆种植3019亩

  刘铁柱到案后,拒不承认个人套取大豆补贴款的犯罪事实。办案组经研究后,决定避实击虚,各个击破。汲万勤先前了解到村支书王猛虽是刘铁柱亲戚,但对刘铁柱在日常村务管理中独断专行的做法早已心生芥蒂,于是决定利用两人之间的矛盾,突破此案。

  果然,审讯过程中,当从办案人员口中得知刘铁柱套取补贴款数额远远超过其想象时,王猛立即摆出明哲保身姿态,他吐露实情:刘铁柱曾经找其商量,要其向检察机关谎称贪污的大豆补贴款用于修路,实际上该款已被刘铁柱花销。

  紧接着,汲万勤将目标锁定在村会计杨中会身上。杨中会既是村会计,又是刘铁柱的岳父。办案人员利用侦查策略多方攻心,劝其主动交代犯罪事实,减轻女儿女婿的罪责。杨中会考虑良久,如实供述了村里未修路的事实;同时,还提供了一个重要信息,杨中会不会制作表格,大豆种植面积表格均是女婿刘铁柱和女儿杨艳微所制作,村里的公章通常放在刘铁柱家中,村里一旦有事,就找杨艳微取用。汲万勤从上述情况研判出,杨艳微在丈夫刘铁柱套取补贴款中可能起了帮助作用。

  依据上述事实,办案人员顺利拿下杨艳微。杨艳微承认曾经帮助丈夫刘铁柱制作大豆种植面积表格,伪造村民签字,并掌管着冒领人员的银行卡和存折。这些钱多数由其到银行取现,用于家庭花销。随着包围圈缩小,刘铁柱面对铁的证据,在权衡利害关系后,也承认了犯罪事实。

  法院在判决书中认定,2014年到2015年间,逊克县开始开展大豆目标价格改革试点工作,各村负责统计上报村民种植大豆的面积并进行公示,各乡负责核查汇总上报县统计局。刘铁柱、杨中会利用负责协助乡政府统计上报逊克县新兴乡新河村大豆目标价格补贴款的职务之便,刘铁柱伙同杨中会、杨艳微,以刘欢迎、刘开华等8人的名义虚报大豆种植面积3019亩,套取国家大豆目标价格补贴款37万余元。除刘铁柱从套取的补贴款中拿出6500元,用于支付新河村村民王某武2015年漏报大豆目标价格补贴款外,剩余补贴款全部用于个人家庭支出。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